品书网 > 现言小说 >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 > 第六十九章 无事献殷勤,该不会是想要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 第六十九章 无事献殷勤,该不会是想要

柳飞絮反应了一番才听明白付泽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当即瞪圆了眼睛,没什么好气。

“付泽天,第一,我不是你的女人,咱俩之间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你少往我这里凑;第二,老娘的智商一百八,不容置疑;第三,你现在是住在我这里,这是我家,你最好对我客气一点儿,不然我不租了,你分分钟就得滚蛋,知道吗?”

付泽天自认还没有人敢对他这么不客气,结果眼前的这个女人倒是胆子大,不客气,一次又一次的挑战着他的忍耐性。

差一点儿便要忍不住了。

幸而一旁的柳天一这个时候突然插了一嘴:“爸爸,我想吃鱼,你帮我弄下刺好不好?”

宝贝儿子有要求,付泽天自然是不会拒绝,当即便夹了鱼肉在盘子里,小心翼翼的为他挑着刺。

成功的被转移了注意力。

趁着付泽天没有看到,柳天一朝着柳飞絮眨了眨眼睛,像是一只狡黠的小狐狸。

柳飞絮见了,挑了挑眉,面露诧异。

这个小机灵鬼,总算是没有白疼他。

等到付泽天挑好鱼刺,也就忘了要和柳飞絮算账的事情。

三个人总算是能够安安稳稳的继续吃饭了。

此时的江墨正独自一人在医院的办公室里面。

中午陪着谢氏姐妹去吃了午饭,谢韫便直接走了,而他刚回到医院,便接到了紧急通知,有一场十分危急的手术,马上就要进行。

于是江墨连休息都未曾休息,换上手术服便赶紧进了手术室。

这一场手术,持续了五六个小时才终于结束。

幸而结果是好的,病人暂时脱离了危险,送进了观察室。

而身为主刀医生,江墨也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可以回去休息了。

拿起手机看了看,江墨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这么久了,柳飞絮竟然都没有给他发过一条消息,关于她的对话框,安安静静,无波无澜。

不对劲儿,很不对劲儿。

毕竟这段时间以来,江墨也算是了解柳飞絮,那可是一个不会轻易放弃的主,认定了一件事情,就算是不择手段,也要坚持下去。

如今怎么……

“难道真的是因为中午的事情生气了?”

想到中午自己对她说的话,江墨却并未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问题。

“明明就是她动机不纯,还不小心将咖啡倒到了谢韫的身上,难道我还不能说了吗?犯了错不知道认错,还要强词夺理,是什么道理。”

想到这里,江墨忍不住又生起气来,很是不满。

收起手机,他当即换了衣服,便准备回家。

只是下楼的时候,碰巧遇到了柳飞絮科室的护士长,两人打了声招呼。

鬼使神差的,江墨突然开口问道:“柳飞絮和谢程程都是我的学妹,她们表现的怎么样?”

“都还不错,谢程程虽然有些傲气,但是实际cao作倒是没有出过什么问题,柳飞絮性格好,病人们都很喜欢她,专业知识也很过关,都没有给你丢脸。”

闻言江墨点了点头,心中稍定。

突然护士长又来了一句:“不过今天柳飞絮不知道怎么弄得,脚扭伤了,我看着还挺严重的,就让她回去休息了。一会儿还得问问她情况怎么样,要是不行,就继续放假好了,反正最近科室也不是很忙。”

“柳飞絮脚扭伤了?”江墨心里一惊。

“是啊,之前她还强撑着说没事,等我一看,脚踝肿的像是馒。头一样了,怎么还能说没事呢。”

摇了摇头,护士长神情带着些许的无奈,“要么说还是太年轻了,什么都不放在身上,这要是落下什么病根,日后才有她后悔的。”

见江墨紧抿着唇,并没有说话,护士长心里有些拿不准主意。

医院的这个副院长脾气有些古怪,总是冷冰冰的。

今天难得的主动问了两句话,可能只是客气一下,自己刚才还说了那么多,千万别是让他觉得烦了。

想到这里,护士长连忙找了一个借口,急匆匆的先走了。

江墨站在原地,眼眸中墨色一片,脸上的神色晦暗不明。

他想起来,之前在办公室的时候,谢韫曾经说过,柳飞絮的脚好像是扭伤了,而他当时正处于生气的时候,并没有在意。

如今看来,想必定然是摔倒的时候扭伤的。

只不过不知是她自己弄得,还是后来被自己推倒摔的。

不过无论是因为哪一次,终究是……

咬了咬牙,江墨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给柳飞絮拨了出去。

彼时柳飞絮刚吃完饭,正瘫在沙发上躺尸。

吃饭有人做,吃完有人刷碗,卫生也不用自己cao心……柳飞絮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估计就要变成一个废人了。

但是这种感觉真的是好好啊!

茶几上摆着几盘已经洗好,切成块的水果,都是当季的新鲜水果,甜美可口。

“嗷呜”一口,塞了满嘴的西瓜,柳飞絮的眼睛都舒服的眯成了一条缝儿。

简直了,太舒服了!

请让她一直拥有这样的生活,好吗?

——当然,若是没有付泽天的存在那就更好了。

正在柳飞絮没完没了的Y,Y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微弱的手机铃声,远远的传来。

貌似是她的手机在响。

柳飞絮左看看右找找,却是怎么都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

想了想,她猛地一拍脑门儿,这才想起来,自己下来的时候,手机好像是丢在床,上忘记拿了。

看了看自己的伤残程度,柳飞絮果断喊了一声:“天一,把我的手机拿下来!”

结果——

“天一在卫生间,我去给你拿吧。”

柳飞絮扭头一看,见付泽天上了楼,心里突突直跳。

这位大爷突然这么好心,怎么让她这么不安呢?

无事献殷勤……

“他该不会是想要那啥我吧?就靠着帮我拿了一个手机?想得美!”

柳飞絮抱紧了自己,眼神警戒的打量着周围,准备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对,绝对不会客气。

正好茶几上还放着一把水果刀,防身刚刚好。

付泽天不知道她在下面脑补了多少东西,进到房间拿到响个不停的手机,随意的瞥了一眼,结果却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江墨。

皱了皱眉,付泽天很是不解。

“江墨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想了想,付泽天也不客气,当即便接了电话。

“喂,柳飞絮,你——”

“表哥,我是付泽天,有什么事吗?”

听到对面是个男人接的电话,江墨便很是诧异,等到听到他自报家门的时候,更是始料未及。

怎么会是付泽天,难道他们现在在一起吗?

“表哥,有什么事吗?”付泽天又问了一句,“柳飞絮在楼下看电视,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转告。”

闻言江墨张了张嘴,却觉得嗓子里面像是堵了什么东西,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在楼下看电视……也就是说,柳飞絮离开之后,便去找了付泽天诉苦,还是去找他,想要重归于好,因为被伤心了?

想来想去,江墨也没想到一个合适的答案,或者说……是能够让他觉得舒服一些的答案。

咬了咬牙,他深吸口气,缓缓开口道:“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刚才下班碰到了她们科室的护士长,让我转告她一声,若是脚伤还没好,可以多休息两天,不用着急来上班。”

“好的,我会转告,多谢了。”

“客气。”

说完江墨便径直挂断了电话,紧握着手机,脸色一度十分的难看。

想了想,他直接将柳飞絮的微信和电话全都拉黑了。

而付泽天挂断了手机,拿着手机下了楼,走到柳飞絮的面前,看着她紧握着水果刀,不由得皱了皱眉。

“你这是干什么呢?”

闻声柳飞絮紧紧的瞪着他,恶狠狠的说道:“我警告你,不要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不然我就砍下你的小弟,弟!”

付泽天:“……”

这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是不是有什么猫病?

“脑子有病就赶紧去检查,别耽误了病情。”

说着将手机丢到了她的面前,恩赐一般,“刚才江墨给你打了电话,我帮你接了,不用客气。”

柳飞絮:“……”

眨了眨眼睛,她不确定的问了一遍:“你说啥,谁,谁给我打的电话?”

“江墨啊,他说遇见了你们护士长,让你可以继续在家里休息两天,好好养伤。”

“除了这些呢,没了?”柳飞絮不死心的问道。

付泽天很是诚实的摇了摇头:“没了啊,你还想要听什么。”

说完轻哼了一声,转而坐在了一旁,拿着电脑处理工作。

柳飞絮拿着手机,眉头却是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不对。

情况不对。

江墨很少会主动联系她,尤其是在两人刚刚吵了架之后。

况且护士长有事情会直接联系她,又何必通过江墨。

想来想去,柳飞絮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

“该不会是江墨想要关心我,或者是知道错怪我了,要跟我道歉,结果听到是付泽天接的电话,误会了,所以就……”

想到这里,柳飞絮当即连忙将电话拨了回去,结果却是无法接通。、

柳飞絮不死心的又发了微信,然后——

看到了传说中的红色感叹号。

她被江墨,拉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