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三十四章 罚银

道门法则 第三十四章 罚银

赵然对上三宫从逆修士的议罪等次划分,各方均无异议,包括东极阁也同样如此,他们不高兴的地方在于,这份建议不是由东极阁来提出和处理,反倒是雷霄阁出头、三清阁附议。

但事已至此,不高兴也没有用处,为此,李钧阳极为罕见的数落了邱云清几句。邱云清是山东昭真阁的护法,属于赵松阳一脉,李钧阳数落他的时候,语气还是有所收敛的,但就算如此,邱云清也感到面上无光,私底下很是抱怨了几句。

赵松阳则对他说:“李天师斥责你两句,你不要记恨在心,他说的还算轻的了,这件事你的确没有处置好。原本李天师和赵致然早已达成约定的,所有涉逆修士都移交东极阁,你带人去元福宫硬抢,能不引起反弹么?”

邱云清辩解:“我行文让元福宫办理移交,他们却推三阻四,之前明明和李天师有所约定,现在却违反承诺,我也是为灵济宫重建一事有些心急了,才主动上门要人。”

赵松阳道:“此一时彼一时,赵致然和李天师达成约定的时候,谁会想到上三宫改制?上三宫上头多了三个东家,这么大的变化,他必然要考虑怎么移交才算合理,你怎么还能想着把所有人都要下来呢?就算要下来,朝天宫和显灵宫难道不会向你要人?你到时给还是不给?”

邱云清道:“真人说得是,此刻回想起来,还是急了些,主要还是接收灵济宫的时候很是不顺。清查灵济宫档案时,大部分档册都没有,我询问赵致然,他承认被他拿走了,但又说是要用来核查办案!”

“情有可原。”

邱云清道:“我也知道情有可原,但这给我接手灵济宫带来巨大的困难,好在从京师附近中找回二十来个以前灵济宫的修士,否则咱们接过来的就只是个空架子。除了人员之外,灵济宫大库中也是一片狼藉,找来找去,只找到三万多两银子,各种法器符箓灵材灵药也都不见了踪影。单说银子,我听灵济宫的人说,他们每年按定例都有薪俸,黄冠以下一年二百两,金丹四百两,大法师六百两,炼师一千两。只要算一算,就知道灵济宫大库中的存银不止三万两这个数!”

“你有凭据么?”

邱云清无奈摇了摇头:“档册都被赵致然拿走了,我哪里有凭据?”

“没有凭据的事情就不要乱说。”

邱云清叹了口气,道:“是。我也承认,我当时的确是在气头上,有些过激了。还是因为赵致然坏了咱们的谋划,如果不是他,好好的上三宫怎么会拆的七零八落,再加上元福宫推三阻四不肯交人,这才找上门去。”

“所以你就打了黎大隐?”

邱云清道:“那是他找死,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把赵致然气得气脉错乱是怎么回事?”

邱云清怒道:“那是他在做戏!”

“你动没动手?”

邱云清道:“真人放心,我怎么可能向赵致然动手?”

“没有动手的决心,你就敢去抢人?”

邱云清楞了:“这.....”

最后,赵松阳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看你怎么过真师堂那关吧。”

邱云清问:”真师堂要议这么点小事?“

赵松阳瞥了他一眼,道:“你去问周真人吧,看看她是不是认为这是件小事!”

果如赵松阳所料,真师堂议事开始之后,还没来得及拿出定罪方案,周真人首先就要求讨论邱云清于元福宫前打伤黎大隐、间接导致赵然伤势加剧的问题。

按照周真人的原话——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带人强闯我九州阁下辖元福宫,倚杖修为打伤我元福宫宫院使、气伤我鸡鸣观方丈,试问这是什么行为?我要求真师堂给我九州阁一个公道,希望东极阁对此作出解释!”

这件事没什么可说的,邱云清的确做错了,他身居高位,干出这种事情来原本也没问题,有能耐把事情捅到真师堂去的人极少,可偏偏赵然有这能耐。

而一旦捅上真师堂被正式纳入议事事项,谁也没法当众扭曲事实予以开脱,尤其是还有三清阁长老卓云峰和雷霄阁长老彭云寿这两位现场目击者做证的情况下。

东极阁能够做的,就是尽量减轻对他的惩处。

好在邱云清也是在总观效力多年的老人,又身居高位,在众真师面前是有头有脸的,包括周真人在内,都没有过于难为他,最终的处置结果是:“以个人名义在《君山笔记》、《龙虎山》、《皇城内外》等重要刊物上,公开向赵致然和黎大隐道歉;赔偿赵致然、黎大隐各五千两汤药银子——相当于邱云清两年的薪俸银。”

周真人提出来的惩处方案,众真师们都感到很熟悉,很不周真人,反而很赵致然,这也在预料之中。

其实周真人还提了一个要求,在金鸡峰洞天的孤云夹道中,拘押邱云清十五天。可惜被真师们否决了,包括许云璈、武阳钟也没同意。如果陈善道还在真师堂,或许有拘押邱云清的可能,但现在,没人赞同这么干。

邱云清受了惩罚,这段插曲算是告一段落,接下来讨论许云璈和武阳钟提出的逆案定罪方案。

赵然是平叛大战的亲历者、主导者,他的意见具备权威性,只能以他的意见为基础来讨论罪责。所以简单宣读之后,众真师也没提出过多的意见,基本上全盘通过。大家关注的,其实是后续内容。

之所以说基本上,是因为有一个例外,被赵然定罪为“首恶”的逍遥道人林致彬,东极阁要保他。

这令许多真师都感到不可思议。对此,刚刚被罚了一万两银子的邱云清站出来说话,板着脸给出了力保林致彬的理由:“他是我东极阁为查秀庵一案,当年派出来打入上三宫的暗桩!”

武阳钟对做暗桩的人一向比较关爱,闻言之后斟酌道:“如此一来,的确需要考虑了。”

邱云清出示了林致彬在东极阁内部的档案记录,对此给出进一步证实,证明林致彬的确是东极阁的人。

真师堂上顿时议论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