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流匪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盘算落空

大明流匪 第四百六十七章 盘算落空

正在黄安不知道如何是好之际,就听马车里面的张文合说道:“再进去搜查一遍,这一次你亲自进去。”

“啊!”

黄安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张文合会让他进去搜查。

要说不怕是假的,虎字旗炮场这么大一片地方,可不是只有几间屋子,能作为炮场用,占地颇广,占地太小的话,一炮就能打在院墙上。

这么一大片区域,藏一些人根本不在话下,虎字旗的人真要对他动手,那他再想从里面走出来就难了。

“还愣着做什么,还快去。”马车里张文合的声音明显变得不耐烦起来。

黄安抿了抿嘴,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只好硬着头皮往炮场里面走去。

“黄大人,草民陪你一同进去。”黄重挪了挪身子,让开了进出炮场的大门。

被黄安带来的三十几名亲兵,跟在黄安身边,一同往里面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马车里面的张文合说道:“用不着进去这么多人,黄大人,你带几个亲兵进去就行,其余的人留在外面。”

黄安迈进大门里的脚收了回来,苦着脸说道:“张先生,下官还是多带几个人进去,万一遇到什么危险,也好有个照应。”

“用不着,你是朝廷命官,灵丘守备,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马车里的张文合说道,“剩下的人留在外面给我做护卫。”

“这……”黄安面露犹豫。

三十几个亲兵都带进去他都嫌少,自然不愿意把人留在外面。

黄重笑着说道:“黄大人放心,草民从不做杀人越货,或者是杀官的事情,所以黄大人尽管进去搜查。”

听到这话的黄安,对此嗤之以鼻。

据他知道的,虎字旗这一年多以来杀的人绝对不少,灵丘城外的护城河隔三差五飘出来的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马车里的张文合说道:“黄大人进去后好好搜查。”

黄安知道自己不进去不行了,抬手指向几名亲兵,说道:“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跟本官进去,其余的人留在外面护卫张先生。”

除了几个亲兵跟随黄安进了炮场,其余的亲兵退回到马车的周围,把马车护卫起来。

黄重瞅了一眼马车,笑了笑,这才迈步随黄安进到了炮场里面。

“人都进去了?”马车里的张文合,问向他从抚标营带来的一人。

对方答道:“张先生放心,人都进去了。”

“嗯,进去就好。”张文合语气淡淡的说到了一句。

“张先生,虎字旗明显有了防备,黄大人就算再进去搜查,恐怕也难以查到虎字旗铸炮的罪证。”

张文合说道:“我也没想到虎字旗的人早有防备,确实很难再在炮场这里查到什么罪证了。”

“那先生为何还让黄大人再进去搜查一遍。”

马车里沉寂了一会儿,张文合才道:“黄安想要巴结巡抚大人,他自然要用心寻找虎字旗的罪证,这个炮场里说不定有什么遗漏的罪证被他发现,就算没有,以他和虎字旗之间的恩怨,说不定会在炮场里面就动了手,黄安若是死在炮场,咱们也用不着在找什么罪证,单是一个杀官的罪名就足以致刘恒于死地。”

“明白了,张先生是故意给虎字旗的人动手机会,怪不得先生只让黄大人带几名骑兵进炮场。”

“也不全是。”张文合说道,“虎字旗的人未必会对黄安动手,不过既然来到了灵丘,总要尽可能的搜集一些关于虎字旗的罪证。”

炮场里。

黄安站在几间屋子的前面,用手一指,问道:“这几间屋子是做什么用的。”

“里面存放制造鞭炮用的木炭硫磺等物。”黄重在一旁解释了一句。

不过,黄安还是打开屋门挨个屋子看了一遍,确定和黄重说的没有不同之后,这才从屋中退出来。

搜查完这几间屋子,他又用手一指相连的一个院子,问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炮场。”黄重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黄安快步走过去,穿过一道门,见到眼前一大片平整好的空地。

这么大一片空地,他哪里还能猜不出来,这里便是虎字旗铸炮测炮的地方。

只不过没有证据,光是一片空地也说明不了什么。

当最后一间屋子被搜查完,黄安带着人从炮场里面退了出来。

哪怕明知道这里是虎字旗铸炮的炮场,可里面一点罪证都没有留下来,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找到。

来到炮场门外的马车跟前,他低声对马车里的张文合说道:“张先生,下官搜查过了,确实什么都没有,看来他们应该是提前得到了消息,把和铸炮有关的东西全都搬走了,一点罪证都没有留下。”

马车里的张文合说道:“偌大一个炮场,肯定不止一门炮,就算搬走,又能搬到什么地方去,灵丘是你的地界,你想想,他们能把炮场搬到哪里?”

黄安沉吟片刻,才道:“下官到是知道一个地方,虎字旗的人有可能把炮场挪到那里去。”

“哪里?”张文合问道。

“虎头寨。”

“虎头寨?”马车里的张文合说道,“这是什么地方?也在灵丘?”

黄安说道:“虎头寨是灵丘境内的一座山,最早那个刘恒就在虎头寨山上占山为王,如今山上有虎字旗的酒坊,现在想来,这里的炮场恐怕也搬到山上去了。”

“若是让你去虎头寨,你能否找到虎字旗铸炮的罪证?”马车里的张文合问道。

“这……”黄安迟疑了一下,说道,“很难,虎头寨易守难攻,如若炮场真的在虎头寨山上,刘恒一定不会让下官轻易上山。”

张文合说道:“你有守备大营的兵马在,凑出七八百人应该不成问题,还怕拿不下一个虎头寨?”

黄安迟疑了一下,说道:“守备大营的兵马被陈玉胜和王同两个千户把控,以陈王两个千户和虎字旗之间的关系,下官很难调动守备大营的兵马去虎头寨。”

“这么说就算知道虎字旗的炮场在虎头寨,你也没有办法找到虎字旗铸炮的证据了?”马车里的张文合语气中带着不满的口吻。

“下官无能。”黄安说道,“若是巡抚大人能够派兵来灵丘,下官一定能找到虎字旗铸炮的罪证。”

“什么事情都让巡抚大人去做,那还要你做什么。”张文合不满的说道。

“是,是,是,张先生说的是。”黄安连连赔罪。

张文合知道事以不可为,便道:“回县城。”